歡迎來到114ic電子網!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

被逼出來的半導體帝國

日期:2021/1/9 10:33:01
摘要:倒退十五年,如果說有一款手機創造了一個時代,那么大概率說的是Moto V3。摩托羅拉的這款手機,以全金屬外殼,極致超薄設計,“刀鋒戰士”的身姿,顛覆了所有人對于手機的傳統觀念,驚艷全球。

僅四年時間,Moto V3創下1.3億部的銷量紀錄,成功躋身全球手機史上單一型號銷量榜TOP10。而鮮為人知的是,這款手機成就了三個企業,第一個肯定是摩托羅拉,另外兩個則是如今如日中天的蘋果,和代工之王富士康。

傾蓋如故

如今提起富士康,都會談到富士康拿到蘋果的訂單,但其實合作伊始,是蘋果找上富士康的。

新世紀初是功能機的全盛時代,此時科技狂人喬布斯卻有著自己大膽的想法,讓手機裝上自己的蘋果系統,變得更智能。

為實現自己這個偉大的目標,喬布斯找上摩托羅拉,希望摩托羅拉手機能搭載自己的蘋果系統,出乎意料的是,喬布斯的宏愿在摩托羅拉眼里不值一文,只給了個二流手機草草應付。

心高氣傲的喬布斯哪堪被人蔑視,卻也無可奈何。

恰巧此時摩托羅拉的Moto V3問世,超薄的機身,刀鋒造型讓喬布斯眼前一亮,同時也讓喬布斯有了新的想法,為何不直接繞過摩托羅拉,找上它的代工廠,于是一段“曲線救國”之路就此展開。

彼時Moto V3的代工廠——富士康,剛剛擊敗偉創力成為全球第一大代工企業,對于喬布斯的拜訪,郭臺銘本著“來者都是錢”的態度,欣然答應幫其代工。

更為讓喬布斯意外的是,為了幫自己實現目標,郭臺銘還專門派人去美國,從工程角度協助其完成設計,并將員工對于渴望更好更多的工作的狀態,表現在蘋果高層面前。這一波心理攻勢,成功捕獲蘋果這個客戶的心,自此富士康成為iPhone手機代工的不二人選。

經過三年緊密配合,一代iPhone于2007年橫空出世,這款產品不僅開啟了智能手機的新紀元,還重創了摩托羅拉,同時也創造了蘋果和富士康,兩個行業巨子。

隨后三年時間里,iPhone從一代升級到四代,富士康作為蘋果最大的受益者,營收也跟著水漲船高,營業收入一度相當于華為的2.5倍。

2008年,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爆發,全球進入大蕭條,蘋果卻獨樹一幟的保持堅挺,這背后自然離不開大功臣富士康,為了讓蘋果放心,富士康不斷壓縮成本,寧可削減利潤也絕不丟掉iPhone的訂單。

富士康很賣力,蘋果很放心,雖然市場上頻繁傳出蘋果會分單,但最終這些傳言幾乎沒有成真的,直到2012年,情況發生了變化。

心生芥蒂

2012年,庫克執掌蘋果的第二年,這一年庫克發布了區別于喬布斯設計美學的iPhone 5,庫克本想靠這部手機走出喬布斯的影子,沒想到的是讓眾人更加懷念喬布斯。產品一經發布,便引起了廣泛爭議,三段式金屬機身,被認為庫克領導下的蘋果失去了設計的審美。

對于iPhone 5不滿的不止是消費者,還有富士康流水線上的工人。

經過全新設計的iPhone 5結構更為精密和復雜,這也意味著富士康的組裝工人必須重新學習如何來組裝這款設備,不僅大大拖延了生產進度,還增加了不良率。

全新的鋁材和涂層保護使得手機表面極度容易劃傷,蘋果對良品率的要求又很高,結果就是蘋果催得越急,富士康錯的越多,殘次品堆積如山,富士康的出貨部門和質檢部人員陷入無休止的爭吵。

這場消費者與蘋果,蘋果與富士康的對峙持續激化,直到富士康出現了一場千人罷工將此事推向了高潮。內憂外患之際,郭臺銘強行停產兩周,處理內部矛盾,但正值新品出貨的關鍵時刻,蘋果又怎能冷靜對待?

其實,在此之前的幾年里,富士康已經與蘋果之間心有芥蒂。雖然富士康代工了iPhone手機,但是制造一部手機富士康只能拿到不足5%的利潤,而蘋果公司的毛利潤卻接近40%。

iPhone 5像是駱駝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,壓垮了富士康與蘋果之間的信任感,同時使得供應鏈圣手庫克,下定決心重新建立蘋果的代工體系,而在這場混亂與改變中,郭臺銘最沒有想到的是立訊精密異軍突起,并最終拿下蘋果的訂單。

立訊精密闖入

談起立訊精密,它的創始人王來春絕對無法忽視。

如果說,如今還有哪個企業可以成為普通人逆襲的標桿的話,那么王來春或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。

王來春身上的標簽有很多,女富豪、立訊精密創始人、企業家,但最為大眾所熟知,也是傳播最為廣的則是——富士康女工,也許這個標簽的背后藏著的是普通人對逆襲的一種美好憧憬。

1988年,初中學歷的王來春闖進了富士康的深圳工廠,成為富士康在大陸的第一批打工妹,這個敢作敢為的年輕人,歷經十年時間,從一個普通女工,升到了大陸員工當時最高的職級“課長”。

1999年,32歲的王來春離開富士康,與哥哥共同出資購買了香港立訊公司,從事的業務與富士康相同,對此郭臺銘并未顯得不悅,反倒將部分業務交給王來春來做,后來王來春又成立了立訊精密,郭臺銘的胞弟出資4000萬,成為立訊精密的第三大股東。

面對郭董的賞識,王來春也投之以桃,報之以李,專門在江蘇昆山、山東煙臺設廠,配合當地的富士康工廠生產。

在與富士康“如膠似漆”的這些日子里,立訊精密也從未放棄擴張,尤其是爭取蘋果這個大客戶。

2011年,立訊精密上市的第二年,做了兩件大事,第一件是收購昆山聯滔電子60%的股權,這一項收購使得立訊精密成功打入蘋果內部,第二項是收購科爾通訊,一舉打入華為與中興的供應鏈。

隨后的時間里,立訊精密展開了長達十數次收購,十年時間,立訊精密的營收翻了60倍,凈利潤增加了40倍。在立訊精密緊密布局的同時,富士康與蘋果的矛盾不僅沒有緩和,還在不斷激化。

矛盾激化

自從iPhone 5之后,蘋果與富士康之間的關系就變得微妙起來,一方想要提高利潤率,一方想要平衡供應鏈,雙方雖然是合作伙伴,但兩者的關系已經漸行漸遠,終于還是蘋果邁出第一步,將iPhone 5C的代工交給了緯創,將iPad mini的組裝交給了華寶通信。

富士康雖然還是蘋果的最大代工廠,但是利潤卻在不斷被壓榨,為了獲得更大的利潤空間,富士康開始觸碰蘋果的逆鱗。2016年,蘋果要求供應商報價降低20%,富士康則帶頭站出來反對,顯然這是蘋果不愿意看到的。

富士康還無視蘋果的一些政策。此前,有媒體曾發文稱,為了避免材料浪費,富士康對一些有缺陷的手機,打開清除碎屑后重新密封,而不是按照蘋果的要求重新更換。富士康在12英寸MacBook發布前,為谷歌員工提供了參觀富士康工廠生產12英寸MacBook的機會。為此,蘋果要求富士康提供監控視頻和參觀記錄,但富士康拒絕遵守。

很多時候,信任的崩塌并不是一瞬間的事,而是點滴積累起來的。蘋果對富士康信任降低,自然就會想辦法平衡富士康。

2017年,為了抑富士康的價,蘋果將iPhone的部分訂單交給了緯創,為此,緯創斥資兩億在昆山擴建工廠,那也是緯創在大陸的唯一一家iPhone代工廠。

而在前一年,蘋果發布了跨時代的產品AirPods,這是蘋果生態鏈的重要一環。但是這塊“蛋糕”,富士康還是沒有吃到,蘋果把訂單給了英業達,其分散供應鏈風險之心顯而易見。

這款產品讓富士康垂涎欲滴而又無可奈何,卻讓等待時機的立訊精密有了機會,并成功與蘋果正式搭上線。

為AirPods代工的英業達本來可以吃到一大波蘋果產業鏈紅利,可惜的是,此前有消息指出,英業達的良品率較低,一度成為制約AirPods產品供應的瓶頸,這也讓蘋果產生了換廠的想法。

舉目四望,誰能替代英業達呢,立訊精密振臂高呼:我能!

事實證明,立訊精密確實能。就在蘋果發布AirPods的同一年,立訊精密拿下了一個關鍵的收購,收購蘇州美特,這項收購讓聲學領域的大門為立訊精密敞開,也讓蘋果走進了門。眼看AirPods產量供不上,庫克親自找到了立訊精密,要求立訊精密為其代工,這正是立訊精密等待已久的機會。

2017年7月,立訊精密開始代工AirPods,不僅迅速將良品率升高至接近100%,還將交貨期縮短到不足三天,此舉贏得了庫克的稱贊:“這并不是一間普通的工廠,需要有很高的技術含量?!?/p>

此后,AirPods強勁的市場需求,支撐了立訊精密營收的半壁江山,后來立訊精密又收購了緯創昆山工廠,成功拿下iPhone的代工訂單,成為大陸蘋果手機代工企業。

而富士康卻眼睜睜看著AirPods的訂單,在英業達與立訊精密之間游來走去,最后落入立訊精密的手里,而且立訊精密還成功從自己手中搶下iPhone代工訂單,自然心有不甘。但無論如何,在這一場博弈中,蘋果的平衡策略大獲成功。

半導體帝國

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在1992年提出了著名的“微笑曲線”,該曲線是一個微笑嘴型的圖象,兩端朝上的嘴角左端表示設計,右端表示銷售,在產業鏈中,這兩端的附加值高,而處于中間環節的制造,附加值最低。

從微笑曲線的模型來看,代工產業,尤其是以組裝為主的代工企業,處在附加值的最低位置,這也是富士康的困境。隨著蘋果平衡策略的成功,比亞迪、立訊精密等大陸代工企業的崛起,富士康的利潤在惡化,為了提高盈利,富士康也嘗試過向曲線的兩端走。

2015年富士康與諾基亞聯合推出了N1平板,3月,上線了自己的電商平臺“富連網”,嘗試在上面出售自己生產的消費電子產品;6月,又聯合阿里巴巴對軟銀旗下的機器人公司注資145億日元,但這些舉措最終都泥牛入海,沒能激起太大水花。

窮則思變,變則通,但許多路都已經堵住了,哪里才是富士康的通途?富士康將目光鎖定在了上游的半導體相關產業。

2008年,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許多半導體企業元氣大傷,有的甚至倒下,日本的液晶面板廠夏普也從這一年開始走下坡路,并持續虧損,后來不得不將總部大樓賣給宜家,但仍資不抵債。

面對夏普的困境,富士康看準機會,先是要以1330億日元入股,但最終未能達成協議,后富士康又給出一個無法拒絕的價格,以3888億日元收購夏普66%的股權,至此夏普成為富士康半導體帝國的第一塊版圖。

2017年,富士康又盯上了另一家日本半導體巨頭——東芝,打算以270億美元收購東芝的閃存業務,但最終被美國私募機構貝恩資本截胡,不過富士康并沒有放棄,它通過夏普收購東芝的個人電腦業務旗下的東芝解決方案,算是彌補了遺憾。

為了轉型,富士康內部還成立了“八勇士”,分別以字母A、B、C、D等八個字母表示,這八個子公司分別對應不同的方向,其中S集團對應的是半導體業務,為企業未來核心。

S次集團旗下有半導體設備廠京鼎、封測廠訊芯、富泰康、以及收購格芯的IC設計公司虹晶,夏普8吋廠Fab 4,芯片設計則有驅動IC廠天鈺、指紋、觸控IC廠君曜,記憶裝置有晶兆創新等。

此外,在過去的兩年里,富士康已與珠海、濟南和南京等市,就參與當地芯片制造方面達成了多項協議,并在青島建設封測廠,這一項目共計投資600億元人民幣(約合86億美元),根據臺媒的最新消息工廠主廠房已完成主體結構封頂,未來這一封測廠將致力于為5G和AI相關芯片提供先進的封裝技術。

今年的晶圓產能緊缺,而富士康早早就瞄準了馬來西亞晶圓廠SilTerra,計劃以1.5億美元競購SilTerra。至此,一座半導體帝國已經隱隱若現。

開疆拓土真英雄

郭臺銘時常在公開場合說一句話:“爭強好勝是好漢,開疆拓土真英雄”。

長期以來,富士康以代工之王的面目示人,這也成了富士康的標簽,但是為了生存,為了爭取更大的利潤空間,富士康下定決心用半導體書寫自己的新篇章。

一葉障目,不見泰山,有時候刻板印象會蒙蔽人的眼。經過幾年的緊密布局之后,一個半導體帝國已經初具規模。

根據臺媒報道,2019年富士康在半導體產業上的營收達到700億新臺幣。就營收金額來比較,可以排入臺灣半導體產業的前10大公司。

從營收結構來看,有47%是來自于設備及制程服務,34%來自IC設計的貢獻,其他封測方面則是占有15%_,另外3%是來自于IC設計服務。在這一串數字的背后,是富士康一個破繭重生的過程。

如今的富士康,在半導體產業中已經具備垂直整合能力架構,不過創業艱難百戰多,從0~1不容易,從1~99也很難,在半導體這條狹長的階梯上,富士康還有很多臺階需要爬。

『本文轉載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』

免费黄色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