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錄
《本草求真》蜜
《食療本草》蜜
《湯液本草》蜜
《藥征續編》蜜
《飲膳正要》蜜
中藥功效分類

《本草求真》蜜

《本草求真》

(卵生)白蜜和胃潤肺通結赤 性涼降火 蜂房清熱軟堅散結解腸胃毒

蜜(專入脾肺。兼入腸胃。)本木精英。春生露氣噓得釀而成。生則性涼清。熟則性溫補中。為至純至粹之味。凡人五臟不足。燥結不解。營衛不調。三焦失職。心腹急痛。肌瘡瘍。咳嗽熱痢。眼目眩花。形色枯槁。無不借其潤色以投。如仲景治陽明燥結大便不解。用蜜煎導。(乘熱納入道。)取其能通結燥而不傷脾胃也。滋補藥俱用白蜜為丸。取其和胃潤肺也。至于赤蜜食之使人心煩。以其味酸者。故惟降火藥用之。白蜜雖補脾肺。然性涼質潤。若脾氣不實。腎氣虛滑。及濕熱痰滯。胸痞不寬者。咸須忌之。白如者良。(時珍曰。凡試蜜以燒紅火箸插入。提出起氣是真。起是偽。)用石器。每蜜一斤。入水四兩。火慢熬。掠去浮沫。至滴水成珠用。忌萵苣同食。蜂房味苦咸辛。氣平有毒。為清熱軟堅散結要藥。是以驚癇蠱毒。癰疽瘰 。痔痢風毒等癥。得此則除。(時珍曰。蜂露房陽明藥也。外科科及他病用之者。亦皆取其以毒攻毒。殺蟲之功?。┮云湫聊苌⒔Y??嗄苄篃?。咸能軟堅。且取其氣類相從。以毒攻毒之義也。有同亂發蛇皮三物合燒灰服。治惡瘡附骨癰在臟腑。歷節腫出疔腫惡脈諸毒者。又以煎水漱齒止風疼痛。洗乳癰蜂疔惡瘡者。皆以取其攻毒散殺蟲之意。并得陰露之寒及蛻脫之義耳。但癰疽潰后禁用。去外粗皮。酒凈炒用。

引用:《本草求真》蜜

下載:《本草求真》chm電子書 中醫古籍txt電子書

中藥功效分類

《食療本草》蜜

《食療本草》

(一)主心腹邪氣,諸驚癇,補五臟不足氣。益中止痛,解毒。能除眾病,和百藥,養脾氣,除心煩悶,不能飲食?!沧C〕

(二)治心肚痛,血刺腹痛赤白痢,則生搗地黃汁,和蜜一大匙,服即下?!沧C〕

(三)又,長服之,如花色,仙方中甚貴此物。若覺熱,四肢不和,即服蜜漿一碗,甚良?!沧C〕

(四)又能止腸 ,除口瘡,明耳目,久服不饑?!沧C〕

(五)又,點目中熱膜,家養白蜜為上,木蜜次之,崖蜜更次?!沧C〕

(六)又,治癩,可取白蜜一斤,生姜三斤搗取汁。先秤鐺,令知斤兩。即下蜜于鐺中消之。又秤,知斤兩,下姜汁于蜜中,微火煎,令汁盡。秤蜜,斤兩在即休,藥已成矣。

患三十年癩者,平旦服許大一丸,一日三服,酒飲任下。忌生冷滑臭物。功用甚多,世人眾委,不能一一具之?!沧C〕

引用:《食療本草》蜜〈微溫〉

下載:《食療本草》chm電子書 中醫古籍txt電子書

中藥功效分類

《湯液本草》蜜

《湯液本草》

氣平,微溫,味甘。無毒。

《本》云∶主心腹邪氣,諸驚癇痙。安五臟諸不足,益氣補中,止痛解毒,除眾病,和百藥。養脾氣,除心煩,飲食不下,止腸 ,肌中疼痛,口瘡,明耳目。

《液》云∶凡煉蜜,必須用火熬開,以紙覆,經宿,紙上去盡,再熬色變,不可過度,令熟入藥。

引用:《湯液本草》蜜

下載:《湯液本草》chm電子書 中醫古籍txt電子書

中藥功效分類

《藥征續編》蜜

《藥征續編》

主治結毒急痛,兼助諸藥之毒。

【考證】

大烏頭煎證曰∶寒疝痛。

烏頭湯證曰∶歷節不可屈伸疼痛。又曰∶港腳疼痛,不可屈伸。又曰∶寒疝、腹中絞痛。

烏頭桂枝湯證曰∶寒疝腹中痛。

以上三方,蜜各二升。

大陷胸丸證曰∶結胸、項亦強。

上一方,白蜜二合。

大半夏湯證曰∶嘔吐、心上痞硬。

上一方,白蜜一升。

甘草粉蜜湯證曰∶心痛。

上一方,蜜四兩。

下瘀血湯證曰∶產婦腹痛。

上一方,蜜和為丸,酒煎,又與諸藥等分之例。

甘遂半夏湯,證不具。

上一方,蜜半升。

據此諸方,則蜜能治諸結毒急迫疼痛明矣!最能治腹中痛者,故同烏頭用,則治寒疝腹痛;同甘草用,則治心痛急迫;同大黃用,則治胸腹結痛;同甘遂用,則治水毒結痛;同半夏用,則治心胸硬滿。由此觀之,則蜜能治其急痛,而又能助諸藥之毒也。故理中丸、八味丸、栝蔞瞿麥丸、半夏麻黃丸、赤丸、桂枝茯苓丸、麻子仁丸、礬石丸、皂莢丸、當歸貝母苦參丸、烏頭赤石脂丸,上十一方,皆蜜和為丸,是弗助諸藥之毒耶。故如烏頭、附子、巴豆、半夏、皂莢、大黃,皆以蜜和丸。則倍其功一層矣!是其征也。若或以糊為丸,則必減其功之半,常試有驗,無不然者。余故曰∶蜜能助諸藥之毒矣!或云∶煉過則緩諸病之急,不煉則助諸藥之毒,豈其然乎哉?

【互考】

烏頭煎、烏頭湯、烏頭桂枝湯條,有寒疝及香港腳之名,是蓋晉唐以后之人之所加焉。疑非仲景之舊矣!宜隨其證而施此方耳。

陷胸丸證,似不具。然今按其方,此方之于治也。毒結于心胸之間,項亦強痛,如柔痙狀者主之。本論但云∶項亦強,強字之下,疑脫痛字。故大陷胸湯證曰∶從心下至少腹,硬滿而痛不可近者主之。又曰∶心下滿而硬痛者主之。湯法已然。丸方亦豈無強痛之證乎?

然則此方,亦當從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,項背亦強痛者主之。比諸湯方其證但緩也耳。況有大黃有葶藶有甘遂有杏仁、芒硝,豈無項背心胸至少腹不強痛乎?是蜜之所以補其結毒疼痛也。

半夏湯證曰∶治嘔、心下痞硬者。雖無急痛結痛之證,然其人嘔,而心下痞硬,則豈無心胸不痛之證乎?故和蜜一升于一斗二升之水而煮之,但取蜜與藥汁二升半,則是欲多得蜜之力也明矣。然則不可謂無所急痛矣。

甘草蜜湯證曰∶毒藥不止?!肚?a target="_blank" href="/zhongyao/jin.html">金翼方》毒藥作藥毒為是,此方本主緩結毒急痛。故兼治一切藥毒不止煩悶者。后世見之,以為蜜能解百藥毒。蜜若解百藥毒,則仲景之方,何其用蜜之多乎?夫蜜之于諸藥也,能助其毒;又于其病毒也,能緩其急,猶粳米小麥乎?

甘草及粉,亦其功大抵相似,故如此方則為緩其急用之。凡蜜之為物,同諸藥用之,則能助其毒。

今同甘草及粉用之,則又能緩其急痛也。煩悶,豈非藥毒之急乎?又所以兼治蛔蟲心痛也。

又按∶所謂藥毒者非攻病毒,毒藥之藥毒,而必是害人毒藥之藥毒矣,故曰藥毒不止煩悶者。所謂煩悶者,非攻病毒毒藥之煩悶,而害人藥毒之煩悶也。茍止攻病毒毒藥之煩悶者,非疾醫之義矣。煩悶,是毒藥之瞑眩也。豈其止之可乎?余故曰∶此藥毒者,非攻病毒毒藥之藥毒矣。由此觀之,則蜜之功可以知矣(害人毒藥者蓋非醫人誤治之毒藥)。甘遂半夏湯證曰∶病者脈伏,其人欲自利,利反快。雖利,心下續堅滿。按此證,非此方正證,此方蓋芍藥甘草湯證,而心下硬滿嘔者主之。夫芍藥甘草湯之為方,非治疼痛拘攣急迫者乎?然則此方,亦豈得無治心下硬滿疼痛急迫證矣乎?是所以合其蜜半升也。堅滿之堅,當作硬。

【辨誤】

《本草》曰∶蜜和百藥。李時珍曰∶調和百藥,而與甘草同功。此二說,俱以味之甘,故云有調和之功。蓋甘草者,諸方多用之,蜜則不然。由是觀之,蜜調和百藥之說,最可笑矣。

雖然,若謂之治結毒疼痛急迫,則謂之與甘草同功亦可也。然則蜜有能緩病之急之功也,大抵與甘草相似矣。彼不知之而謂之調和者,所謂隔靴搔癢之類乎哉?或曰∶大烏頭煎、烏頭湯、烏頭桂枝湯,功何在于蜜乎?蜜有調和烏頭之意。余曰∶此不知治療之法者言也。嘗造此三方,去蜜用之,未嘗見奏其功。如法者,況有服之如醉狀者乎?故此三方,蜜之立功最居多矣。

蜜煎導之方。李時珍曰∶張仲景治陽明結燥,大便不通,誠千古神方也。本論云∶陽明病,自汗出,若發汗小便自利者,此為津液內竭也。雖硬,不可攻之。當須自欲大便,宜蜜煎導而通之。 按∶此為以下七字,蓋王叔和所攙入也。本論多有此句法,豈仲景之意乎?

夫津液內竭與不竭,非治之所急也,宜隨其證治之。故此證本有不可施大黃、硝者矣!今作此方以解大便初頭硬者,則當須大便易而燥結之屎與蜜煎導俱烊解必下,豈謂之潤燥可乎?

宜謂之解燥結之屎矣!此非蜜之緩病之急之一切乎?時珍不知,而謂之潤臟腑,通三焦、調脾胃者,最非也。凡仲景之為方,隨證治之,則無一不神方者。豈唯此方特千古神方乎哉?

又按此章,當作小便自利者,大便必硬,不可攻之。于是文本穩,法證備,始得其義。

【品考】

蜜者,本邦關東北國不產,但南鎮西諸州多產之。我們不擇崖石土木諸蜜,皆生用之,不用煉法,唯宜漉過。王充曰∶蜜為蜂液,食多則令人毒,不可不知,煉過則無毒矣。是王之說,為餌食言之。若為藥材,則平人食之有毒,毒乃蜜之能也。煉過無毒,則同于不用。無毒,豈得治病毒乎?

引用:《藥征續編》蜜

下載:《藥征續編》chm電子書 中醫古籍txt電子書

中藥功效分類

《飲膳正要》蜜

《飲膳正要》

味甘,平、微溫,無毒。主心腹邪氣,諸驚癇,補五臟不足,益中氣,止痛,解毒,明耳目,和百藥,除眾病。

引用:《飲膳正要》蜜

下載:《飲膳正要》chm電子書 中醫古籍txt電子書

中藥拼音索引:m
打賞中醫寶典
中藥功效分類

中藥功效分類

相關中藥

中藥功效分類

中藥主治

相關方劑

小穴无毛